带赌博的游戏

浏览量:5417 时间:2018-12-17

即使在上一张专辑里,刘惜君已经给了我们足够、或者说太多的惊喜,《如我》这首单曲,依然出乎预料之外。因为《如我》这首作品,已经不仅仅是单纯技术的升级,以及技巧层面的Plus,它更像是让现在的刘惜君,达到了另一个高度,进入一个全新的时空。这个时空,不仅是此前的刘惜君本人,也没有去过的,甚至可以说是市场层面竞品类型的歌手,同样从来没有去过的领域。《如我》的词曲、编曲及制作人郭顶,可以说是刘惜君音乐生涯最重要的幕后音乐人。换在一年多前,可能还需要重点推荐一下郭顶,但随着他的专辑《飞行器的执行周期》入围今年台湾金曲奖,他作为唱作人的身份,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和肯定。虽然在几个重要奖项上,郭顶的专辑都以微弱的劣势惜败,但作为一个音乐人,能够做出这张专辑,足以无憾。有的专辑即使得再多的奖,也注定被人遗忘;有的专辑即使没有在当时得到更多的肯定,也会因为音乐被人铭记。郭顶显然属于后者。郭顶与刘惜君音乐生涯的同步性,不仅让刘惜君在演唱郭顶的作品时,彼此能够保证足够音乐的默契。而这种默契,也让刘惜君成为郭顶实现另一种音乐方向的支点,最终反向创作出自己的人声,所不能到达之处的作品。这不仅仅是单纯的量身定造,从艺术的角度来讲,这就是交换灵魂啊!和《飞行器的执行周期》里,大量复古七十年代的R&B–Rock不同,《如我》的文字首先已经决定了它是一首非常东方、非常禅意的作品。你以为在这里一定可以听到笛、箫和古琴这种典型的东方乐器?那你就完全错了。事实上,在《如我》这首作品里,郭顶用的技术逻辑,竟然是AlternativeR&B的氛围营造,后一段甚至还引入了一些Trap的倍速Hi-Hats,完全是用当代最顶尖和潮流的技术,来解构“如我”这样的东方哲学。